王红叶瞪大了眼睛,她是浓眉大眼,头发干净利索的到脖子,人不白,但是也不黑,个子中等,但是你看着她浑身都利索,人带着一点地气儿的那种,“现在就去,这孩子这么小,奶水都没有喝几口呢,而且弟妹那身体,能受得了吗?我得去劝劝她去。”